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_ 第84章:你别不要我夏夏-

时间:2021-06-28 16: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一夜盛夏小说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第84章:你别不要我夏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顾平生拿出手机给温知夏打电话,但是连续打了两个都没有人接。

    随着时间的拉长,顾平生的眉头也蹙的越紧。

    “也许太太没有看到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只是你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正好岔开了。”赵姨说道。

    顾平生一边拨着手机号,一边站起身,作势要往外走。

    就在他已经走到门口的时候,温知夏进来了。

    顾平生松了一口气:“怎么不接电话?”

    温知夏避开他伸过来的手:“不想接。”

    顾平生眸光顿了一下:“……你去接我了?”

    温知夏没有说完,只是朝着楼上走去,她去了客房,没有回主卧。

    顾平生跟上去,在她关上门的时候,手臂撑在了门上,眸色深深,还是在问:“你去接我是不是?”

    “顾总追过来,就想要问我这个?”温知夏清清艳艳的眉眼抬起:“你想要听到什么答案?是啊,去接你,但顾总可是让我看了好大一出戏。你还用我来接?”

    顾平生眉心皱起,这话便是说明,她看到了赵芙荷到来的画面:“我不知道她会来,我喝了那么多酒,只是想要你来心疼我。”

    他凭借着身体的优势,将门给打开,两步靠近她,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夏夏,我头疼。”

    温知夏把人推开,垂下眉眼:“出去。”

    顾平生非但没有出去,反而直接把人抗在肩上,不顾她反抗的按在床上,拉过被子,将两人同时给盖住:“睡吧,我不碰你。”

    温知夏试图挣扎,却被他的手臂紧紧的桎梏着:“出去!”

    “酒喝多了,头疼,你乖一点。”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温知夏放弃了挣扎,“顾平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就只会这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那你呢?你的解决办法,就是不要我了,要跟我离婚?”他的声音发沉,也在极力的平稳呼吸,坚毅的下颌在她柔软的发丝间轻蹭,他说:“你别不要我夏夏,我没有你,不行的。”

    温知夏听着他百转千回的声音,喉咙舌尖生出了几分苦涩,“顾平生,你怎么……不干脆直接去演戏。”

    你演技精湛到,我已经分不清楚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了。

    温知夏不知道他听没听到这一句,因为很快的她就听到了身后平稳的呼吸声,还有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温知夏被他抱着,目光沉静的看着空中虚无的点出神,直到眼睛因为长时间的没有眨动而开始泛酸发涩,她这才阖上眼眸。

    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实际上不是,因为对彼此的气息太过熟悉,她很快就产生了睡意。

    而等她睡着,原本她认为已经熟睡的顾平生,却睁开了眼睛。

    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闪烁着明明灭灭的光,起身,给她换上睡衣。

    他贪恋她的味道,在她的唇齿之间辗转流连,直到她的唇瓣殷红如血,也更加衬得肤白。

    温知夏刚刚转醒的时候,脑子有片刻的空白,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产生了些茫然。

    “太太,您醒了,顾总叮嘱您按时用早餐。”赵姨站在门口的位置,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

    温知夏掀开被子,点头,走进洗漱间。

    餐桌上,顾平生并不在,她扫了一眼后,王姨说:“顾总等了您半个小时,但是看您一直没有醒来,就先去上班了,走的时候嘱咐,再过一个小时后如果您还没有睡醒,就喊您起来吃早餐。”

    窗外的阳光正好,倾洒下半张餐桌,温温暖暖的也有些散落在她的肩上,温知夏喝粥的动作微顿。

    她的生物钟一直都很准确,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准时的醒来过。

    一开始没有在意,只当这是在家里待久了,把人给养懒了,但是现在看来,是她的身体太容易出现疲软的迹象。

    饭后,温知夏收到一条杰邦发来的信息,没有多想也就去了。

    只是在开到附近的时候,被横冲直撞而来的一辆外卖车给剐蹭掉了一条长长的刮痕,依据刺耳的声音就可见着刮蹭的深度和力度。

    放下矿泉水的温知夏有些懵,自己就停下车喝个水的功夫,怎么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外卖车刹停之后,倒在地上,外卖小哥蹲坐在地上,一直没有起来。

    温知夏眉头微顿:碰瓷的?

    她打开车门,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叫交警来处理的时候,却猛然间抬头看到蹲坐在地上的外卖小哥竟然揉着眼睛哭起来。

    温知夏愣住,因为她还真的看到了眼泪,而且看样子年龄好像还不大。

    “现在,你们碰瓷的,也这么需要演技了?前面路口就有交警,我车上还有行车记录仪,我这辆车重新刷漆,少说需要小十万,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展示你的演技?”

    沈文言匆忙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脸憋得通红,“我没有,没有想要碰瓷,是我逆行剐蹭到你的车,可是我真的没有钱。”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万分紧张的看着她:“我,我分期付款给你行吗?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可是我,我还没有毕业,我没有那么多钱,你别叫巡捕,行吗?”

    温知夏打量他一下:“大学生?”

    沈文言点头,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学生证:“我把这个给你,你放心,我,我一定会还钱的。”

    温知夏扫了一眼:“四方城大学,沈文言。”

    竟然是同校的小师弟。

    沈文言看着她葱白圆润的手指捏着自己的学生证,不由得面庞更红了两分:“嗯,是,我今年大四了。”

    温知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瞥了一眼后,重新打开车门,“行了,我还有事,你忙去吧。”

    沈文言眼睁睁的看着她开车离开,后知后觉的才想到,自己忘记要她的联系方式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学生证最后面好像有自己手写的号码,她也许刚才已经看到了。

    ……

    “嗯……你勾搭上那个什么小温总这么多天了,真的没有碰过她?你就不怕到嘴的鸭子飞了?”

    “她哪里比得上你这个小妖精,没情趣的很,就是有几个臭钱。”

    “哎呀,你讨厌……”

    房间了传来的声音,清晰明了的传到温知夏的耳中,温知夏靠在墙上,言语清淡的开口:“做这一行的,是不是起码要小心什么叫做隔墙有耳,有点职业操守?”

    她陡然响起的声音,让正沉浸其中的杰邦,当时当头一棒,猛然从床上滚下来。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模样,顾不上床上的女人,当即连滚带爬的来到她的脚边,伸出手想要拽她,被温知夏冰冷的目光看着,手指僵住:“小温总,你听我解释……是这个女人!是她勾引我,我刚才说的都是胡话,我对小温总是真心的,我……”

    真心?

    温知夏听着,“嗬”的笑出声,抬手,制止了他后面说的话,“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杰邦一听欣喜,“好,没有发生过,我以后一定会……”

    温知夏闻言轻笑:“不必了。”

    杰邦的笑容僵下去:“小温总,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既然是脏了的东西,就没有必要留在身边,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明白了吗?”她想要拍拍他的脑袋,但最终还是有些嫌恶的没有能下去手。

    用最缓和的话语说是最决绝的话,丝毫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机会,杰邦知道,她的不追究就是放他一马,但这也说明他失去了一个好伺候的金主。

    温知夏转身离开,身后是杰邦信誓旦旦表明真心的话:“小温总,我只是一时糊涂,我以后不会再跟其他女人有往来了。”

    温知夏听着,只觉得好笑,这年头好像誓言格外的不值钱。

    不过她倒是有没有多生气,左右不过就是一个用来哄自己高兴的男人罢了。

    只是温知夏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来一回的功夫,等她出来的时候,竟然下雨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天气预报,说是一个小时后停,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在她思索着自己径直跑到车上有多大的可行性的时候,一把黑色的雨伞撑在了她的脑袋上。

    温知夏抬头,跟正好低下头的张之彦对视上。

    “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过去?”张之彦温和的笑道。

    温知夏思索了一下后,说:“不用,张总忙吧,我的车就在旁边,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知夏,说起来,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张之彦弯下腰,靠近她的面庞,“你连一个男公关都可以找,怎么不考虑考虑我?再怎么说,我自认为,比一个男公关要强得多。”

    温知夏浓密的睫毛抖动了下,继而扬起唇角:“张总说笑了,跟个男公关放在一起,平白辱没了张总的名讳。”

    “你这话,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也是赞同我的观点?”张之彦却好像没有听出她言语间的回避,继续问道。

    温知夏微笑,“张总是平生同父异母的亲人,自然优秀,不然岂不是显得我眼光很不好。”

    她拿顾平生说事情,也不过就是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因为不管怎么说,再反目成仇,身体里一半的血液都是一样的,兄弟两人跟一个女人纠缠不清,传出去,对谁的名声都不好。

    张之彦朗笑出声,意味深长的说道:“是啊,我们是亲兄弟,所以……看人的眼光也相差无几。”

    温知夏听懂了,但是却假装没有听懂。

    张之彦也没有直白的说明,但他清楚,温知夏是听懂了的,“走吧,我送你上车,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温知夏这次没有拒绝,相比较而言,两个人一直站在这里等雨停,她更乐意先离开。

    把人送到车上,给她关上车门前,张之彦弓下身体,看着驾驶座上的温知夏开口:“依照你的性子能出来找男公关,多半已经清楚知道顾平生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既然如此……不如换一个更好的,也许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温知夏清淡有礼的保持微笑,却没有接这话的意思,而是说道:“张总知道,男公关跟伴侣有什么不同吗?”她说,“我现在发现,用钱能解决的事情,就没有必要谈感情了。”

    车门关上,张之彦看着驶离的轿车,轻笑出声,眼中的玩味更甚。

    他跟她谈感情,她说想要用钱解决。

    可她到底还是不了解男人,一个端庄雅致的女人忽然开始脱掉优雅的外衣,开始流连声色,这可远比一开始就放浪形骸的女人更具有吸引力。

    就像是一段素白稀有的锦帛,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亲手在上面添上两笔独属于自己的颜色。

    男人,天生就是喜欢征服和侵占这世间少有的东西,而温知夏显然就是那个能轻易的引起男人胜负欲的女人。

    顾夏集团。

    顾平生接电话,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银质纽扣泛着凌冽的光。

    “顾总,小温总已经来过了……”手机那端的女声几分的小心翼翼。

    “我会让人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希望你自己清楚。”手指轻敲膝盖,他说。

    “是,我明白,我不认识顾总,也不认识小温总。”

    顾平生挂断电话,一个男公关,不过是他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

    温知夏在等红绿灯,雨刮器左右的摇晃着,车内放着舒缓的音乐,在红绿灯交替的时候,一辆电动车为了追赶已经在倒计时的路灯,快速的行驶着,只是雨天路滑,车胎打滑,重重的摔在地上。

    温知夏只是看着,便能察觉到这一摔的力道。

    对着绿灯亮起,鸣笛声也随之响起,沈文言有些仓皇的扶起地上的电瓶车,走到一旁的路边停靠。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是在接单的路上摔跤,而不是去送餐的路上。

    只是外卖服被擦破一个口子,他掀开裤脚,车子倒下去的时候,划伤了脚踝,被雨一淋,有些阵痛。

    “擦擦吧,雨水不干净,伤口暴露着,容易感染,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一道清越的女声在头顶响起的同时,沈文言的头顶上就多了一柄透明的白色雨伞。

    雨水掉落在伞面上的声音被周围汽车驶过的声音掩盖。

    沈文言站起身,看到她有些欣喜:“是你。”

    “走吧,车在路边不能停靠太长时间。”温知夏点头,说道。

    沈文言耳根微红的摇头:“不,不用了,我还要去接单。刮坏你车的钱,我会尽快换上的,那个……学生证上有我电话,我可以加上你的吗?这样等我发了工资,就第一时间……分期付还给你。”

    “你赚钱的速度,有你赔钱的速度快吗?”温知夏忽然开口问道。

    沈文言楞了一下,看着她。

    温知夏的目光扫向他一旁刚才还摔在地上的电瓶车,沈文言反应过来,她是在说自己接连两次在她面前出现失误的事情,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你都看到了,我不是……我只是今天有些不舒服,状态不太好。”

    “生病了?”她问。

    沈文言点了点头。

    温知夏:“走吧,我送你去医院看看,不要你的钱。”

    沈文言迟疑着握着手机,上面他刚刚接了单,但是看着温知夏清艳的面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他取消了接单,支付了平台费用。

    车上,他显得有些局促。

    温知夏扫了他一眼,将学生证还给他,“拿着吧,不用你赔了。”

    沈文言:“可是……”

    “你很缺钱?”温知夏问。

    沈文言点头:“我上大学的费用都是打工赚来。”

    温知夏:“怎么不直接去代课,四方城大学的学生,应该不会缺少当家教的机会,你已经大四了,也可以找个大企业进行实习积累经验,为以后打基础。”

    “我已经进入顾夏集团的第二轮面试了。”沈文言忽然很骄傲和憧憬的说道:“只要我经过第三轮面试,就能去工作了。”

    温知夏开车的手微顿,面色如常:“是么,怎么会想要进入顾夏集团?”

    “顾夏集团的创始人就是我们四方城大学毕业的,他们一直都是我努力的方向。”沈文言说,“所以,我会努力还你钱的,这个,你先拿着吧,等我还完钱,你再给我。”

    他又把学生证递给她。

    温知夏扫了一眼,“这么想要还钱?不如……跟着我,就当是抵债了。”

    她本是觉得这个小学弟挺有趣的,想要逗逗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红着耳根,点了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