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冒牌大英雄_ 第十卷 第六十章 烟花-

时间:2021-07-05 16: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十二编小说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六十章 烟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来传言是真的。(顶点手打)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黑斯廷斯元帅的那位宝贝外孙女婿却并没有呆在前线。”

    从穿梭机扶梯步下母舰内部圆形泊位时,藤井刚看着不远处的匪军穿梭机和一群结伴而行的匪军将领,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对身旁的马奇亚中将道。

    相貌英俊眼眶深凹,一头凌乱而不失优雅的亚麻色长发的马奇亚闻声扭头,凝视着那群身穿深蓝色制服快步而行的匪军将领,目光落在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身上:“领队的是拉塞尔上将。”

    “如果说东南星域还有一个人值得让我尊敬的话,可能就是这位东南名将了,”藤井刚淡淡地道:“阻击班宁一战,他打得不错。”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缓步向通道走去。

    巨大的内部港口的其他穿梭机起降坪上,一艘艘不同标志的穿梭机正在陆续降落。通往旗舰指挥部大本营的一条条通道上,身穿不同国家制服的盟军将领们,正一边向着相同的方向走去,一边隔着通道玻璃互相点头致意。

    不过,在大家看见匪军一群将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不自然。不少人甚至干脆放慢了脚步,扭开头,装作没看见。

    “看来,大家的怨气都不小,”马奇亚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匪军在战役前期已经为盟军争取了不少优势。”

    他扭头看着藤井刚:“如果不是他们主动出击,我们不可能和西约同时抵达这里。况且,打掉班宁的前锋舰队,又破坏了西约设立在德西克帝国几大星系的太空基地,对西约战斗力的削弱很大。在这样的战绩面前,就算他们是为了保存兵力撤退,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吧?”

    “你倒是大方,”藤井刚嗤之以鼻:“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在他们背后,是他们的国境线和他们的民众。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而我们,又凭什么抛开特里弗兰的危机不管,到这里来为一个距离莱恩几百万光年的国家牺牲?”

    “话不能这样说,”马奇亚深知自己这位好友的性格,也不想争执,只语气温和地道:“所谓唇亡齿寒。东南战局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不仅仅是勒雷联邦的责任了。如果我们能赢得这场战役……”

    “就能逼迫苏斯和杰彭退出战争,改变战争态势,把东南连成一片,进而威胁德西克,纳加联邦和比纳尔特帝国,是么?”藤井刚打断了马奇亚的话,一口气替他接着说完,冷笑一声道,“可是,这场战役,我们能赢吗?”

    他的声音渐渐大起来,带着一种压抑到了极点的愤懑:“西约是集中了所有成员国的力量,兵力物资和士气,都是我们的十倍百倍。他们占据了所有的星际通道关键跳跃点,可以从人类星际版图的任何一个战区抽调兵力,统一部署调派。他们的指挥系统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完成了整合,所有人都在索伯尔一个人的指挥下。从西北到东南,从梅玛到特里弗兰,每一个战区每一场战役,都在他们的精密计划之中。或许此刻在索伯尔的身后,就有更多的西约舰队正蜂拥而来……”

    “而我们呢?”藤井刚直视着马奇亚的眼睛,瞳孔中跳动着痛苦的怒火:“我们是一支兵力只有对方二分之一的孤军。士气低落,组建仓促,不团结也不默契。我们前来帮助的这些人为了保全他们自己的兵力,竟然可以不开一枪一炮大踏步的后退。

    我们的联盟被分割在人类星际版图的角落里各自为战,想要抽调军队,花费的时间和代价是西约的上百倍。我们没有援军甚至没有可靠的后勤补给,李佛上将和黑斯廷斯元帅已经形成了两个对立的指挥核心,大家甚至不知道应该听谁的……”

    藤井刚愤怒的声音,在如同玻璃管道般的走廊上回荡着。因为有封闭式的玻璃隔音,因此,走在旁边其他泊位通道上的盟军将领们,听不见他的声音,可是,大家却能看见藤井刚愤怒而激动的肢体动作。

    良久,藤井刚放下了指着指挥部方向的手,黯然看着马奇亚:“直到现在,你还幻想着我们能赢得这场战役吗?”

    马奇亚沉默着,忽然展颜一笑:“既然来了,我此刻唯一的信念,就是赢得这场战争。”他轻轻拍了拍藤井的肩膀:“走吧,我的将军。会议快开始了。”

    或许是发泄过后,心气平静了许多。藤井刚一脸苦涩地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和马奇亚并肩向指挥部走去。

    穿过通道,乘坐宽敞明亮的悬浮电梯,经过接连四道安全门的身份验证之后,两人来到了指挥中心。

    旗舰【海德菲尔德】号的指挥中心里,已经是人满为患。

    数以百计的参谋正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每一间办公室,会议室,作战室里,都挤满了人。他们或手拿文件快步而行,或围在电子沙盘前,脚步声,天网系统的通知声和自动门的开启比和声,混杂在此起彼伏的电话中,一片喧闹。

    指挥中心的中央大厅,是一个巨大的六边形房间,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天网仪器。巨大的中央电脑核心处理器就像是一个高达十米的巨型水晶,立于大厅中央,在流动闪烁的光芒中,飞快地运转着。

    原本就拥挤的大厅,挤进了从各舰队赶来的盟军将领们的加入显得更加的拥挤了。马奇亚和藤井刚领着麾下的莱恩军官们在一名大本营参谋的引领下穿过人群,走进了已经坐满了盟军军官的会议室。

    会议还没开始,灯光通明的房间里,盟军舰队的指挥官们三五成群地或站或坐,交头接耳低声窃语。

    气氛紧张而凝重。

    所有人都知道。此时此刻,索伯尔这个斐盟大敌就在两百万公里之外。兵力是己方整整两倍的西约舰队正对自己虎视眈眈,战斗一触即发。这个作战会议,或许就是关系战争胜负,关系命运未来的会议!

    黑斯廷斯元帅将如何指挥这场战役?双星角走廊是否就是最终的决战之地?盟军舰队将采用什么样的战术,互相之间又如何协调?谁担任前锋,谁担任主攻,物资补给怎么办,战局不利的时候谁掩护撤退,又撤向哪里……

    这些问题,都必须在这场会议中得到答案。

    指挥官们一边交换着意见,低声地猜测分析,一边用眼睛打量周围。

    大部分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从一进会议室就成为了目光焦点的匪军将领的身上。

    拉塞尔,布拉特,费欧文,罗伯特,米奇,玛格丽特,还有刚刚从勒雷联邦赶到前线的勒雷第一上将米哈伊洛维奇,在牛顿跳跃点保卫战中以血勇赢得了所有人尊敬的马尔基上将。

    除了此刻尚在斐扬医院里的贝尔纳多特上将外,勒雷军方硕果仅存的这些将领几乎是倾巢而出。

    除此之外,还有查克纳的张鹏程上将,马歇尔上将,庞龙旗中将,斐扬第十九集团舰队道格拉斯中将…….几位斐扬将领,甚至还认出了莱希特和托尼等魅影舰队军官。

    可是,大家唯独没有看见那位匪军的灵魂人物,那个让他们充满了各种好奇的胖子,玛格丽特的未婚夫,黑斯廷斯的外孙女婿,传说中的斐盟联军接班人,李佛的死敌,四年前逃跑二十一次的机修兵——田行健。

    盟军指挥官彼此交换着眼神。

    在来这里参加会议之前他们就听说田行健并不在这支匪军舰队之中。一开始大家还不相信,毕竟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身为匪军和盟军指挥集团核心成员的他不在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恐怕……现在还没到他躲在后面偷奸耍滑,指挥别人拼命的时候吧?

    可在看见匪军将领们之后,大家才惊讶地发现,这个消息居然是真的!那胖子真的不在。如果在的话,如此重要的会议断然不可能没有他的参与。

    在这场关系到整个东南的重要战事拉开帷幕的关键时刻缺席,这也太过分了吧?

    难道,年龄不过二十多岁的“勒雷英雄”,就已经学会了那些贪生怕死的老狐狸的保命哲学,躲在后面观察风色,机会好就冲上来抢功劳,战事不利则赶紧跑得远远的,不承担风险更不承担责任?

    “我认为,田将军不能来开会,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任务。”

    听到这个声音,马奇亚和藤井刚循声望去,只见军官群中,似乎是听到某位盟军将领不屑的指责,斐扬舰队少将指挥官洛克萨妮一脸激愤。她冷冷地看着身旁一脸揶揄的盟军将领们:“大家有关心田将军这份闲心,倒不如多操心一下眼前这场战役。现在,还没到凭捕风捉影就起内讧的时候!”

    “捕风捉影?我们不说这位田将军履历上二十多次逃跑记录,单说这次匪军一炮不放的大踏步后撤,他能做出解释?”那位来自西南星域成员国的中将因为被洛克萨妮当众指责而显得有些恼羞成怒,“这样的人,不知道怎么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就是,我们是援军,不是炮灰!凭什么他们可以撤退,我们就要在这里打死打活,牺牲我们将士的生命捍卫他们的国家。”另一位将领毫不客气地嘲讽道:“他们做得出来,我们就不能说么?况且,这么重要的时候他都不在,等到打起仗来,我们还能指望这位接班人先生?”

    “不服气么?”洛克萨妮冷笑道:“田将军的才能,是他的战绩证明了的。你们要是嫉妒,拿出战绩来,元帅阁下说不定就选你们当接班人了。”

    “我们可没有什么裙带关系,这次南下,究竟是因为东南战局重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都还说不清楚呢!”西南星域的中将瞟了一眼站在会议室另一端的玛格丽特,慢悠悠含沙射影地道:“况且这些战绩究竟是怎么来的,我们也没有亲眼看见。谁知道是不是集体荣誉往一个人的脸上贴金?”

    “对啊,既然有本事,就别在后面躲着,”旁边几人纷纷附和道:“指挥匪军打一场漂亮仗,让大家都亲眼看看,究竟是不是传说的那么厉害,咱们南下,是来送死,还是来赢得这场战争!”

    洛克萨妮怒视这些人,看到其中甚至包括几名站在外围阴阳怪气的斐扬将领,气得脸都红了。

    在斐盟这个阵营中,这样的嘲讽怀疑简直就成了一种传统。盟军和盟军之间,互相充斥着不信任。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以前,斐扬一国独大,黑斯廷斯稳居军神宝座的时候,还没有人敢出声质疑。

    现在随着李佛入主盟军指挥部,南下舰队成了孤军,黑斯廷斯的身体又每况愈下,各种各样的声音就冒出来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斐盟军队中,有不少都是这种与其说是靠军事才能和战绩倒不如说是更多地掌握政治斗争和升官发财要诀的将领。论打仗他们或许不怎么在行,可要质疑挑刺,却是个顶个的厉害。

    更何况,南下战略本来就是黑斯廷斯一手推动,此刻面对两百万公里外的西约大军,若说这些人里面没有几个胆怯的,没几个想要保全手中势力和身家性命甚至以此为筹码投向李佛的,恐怕傻子都不会相信。

    西约这种人不少,民主国度里,这样的人也同样多。

    洛克萨妮当初在民主力量要塞演习中,见识过胖子以虚拟推演对抗连挑一百一十五位斐扬将领的厉害,也通过好友玛格丽特对匪军有更深的了解,因此知道,匪军的战绩每一项都和胖子脱不了关系。

    在这支强大的杂牌军中,胖子就是灵魂。

    他的性格,已经完全融入了匪军的个性之中。即便是打班宁这一仗胖子没有亲临前线,可是在匪军奇袭宙斯,诱敌,杀穿赫拉星系奔袭班宁舰队的一连串战斗中,所持仗所展现的却正是他们特有的蛮横,狡猾和疯狂。

    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打出这样的战役!如果把同样的作战计划拿给现在盟军的其他舰队执行,恐怕连一半都完成不了,更别提打得那么干净漂亮了。

    正是因为从当初的对抗中渐渐了解了这个勒雷机修兵,洛克萨妮才对身旁盟军将领的冷嘲热讽感到愤怒。

    战争中如果没有基本的信任,战斗中不敢向盟友托付后背,对任何一支军队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如果大家在如此关键的时候,还对一位盟军将领曾经创造的赫赫战绩视而不见,还在因为人家没有出现就捕风捉影地推测别人的动机并煞有其事地安排罪名大加指责。又怎么可能互相信任,齐心协力地赢得这场战争?!

    似乎是不想在开会之前引发更激烈的矛盾,一旁的梅迪纳上将和米歇尔中将,隔开了洛克萨妮和这几名盟军将领。双方不欢而散的同时,都各自看了旁边的马奇亚和藤井刚等莱恩共和国将领一眼。

    马奇亚一脸苦笑,藤井刚则面沉如水。

    莱恩共和国是李佛的最大支持者,也是黑斯廷斯拉走盟军主力南下的最大受害者。而莱恩舰队,又是这支舰队中的第二大集团。因此,从根本上来说,联军内部的矛盾,就产生于莱恩人的怨气。

    会议室里的气氛沉默而凝重。不少盟军将领都默默地忽视一眼后散开到旁边。这短暂的冲突,给即将到来的战役蒙上了一层不祥的阴影。不少人都心事重重地在心里叹着气。他们知道这种对立情绪的危害,知道其根源,却不知道怎么去化解。

    “真可悲!”洛克萨妮走到会议室的舷窗边,凝视着中央指挥台下方的指挥大厅里忙碌的人群和闪烁的天网屏幕愤愤地道:“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总是对匪军充满了偏见,难道他们都是瞎子,聋子,看不见田将军的战绩吗?”

    “以前田行健将军在勒雷联邦,他们可以说那些功勋都是吹嘘出来的,后来人家从玛尔斯自由世界拉出这支匪军,从打汉弗雷舰队开始,打沧浪星,打雷峰星,打奥布恩,打谢尔顿……这样的战绩,放在其他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是全民崇拜的英雄吧?为什么放到田将军身上偏就是诸多质疑?”

    洛克萨妮板着俏脸,愤愤然地一跺脚:“到这个时候了,不把心思放在作战上面反而盯着别人指三道四,这样的盟友,不要也罢!”

    “我倒觉得这很正常啊。”梅迪纳上将笑眯眯地趴在落地窗的栏杆边,看着忙碌的指挥大厅,“这应该是元帅阁下早有预见的吧?”

    洛克萨妮一愣,怀疑地地瞟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我们跟随元帅阁下已经很多年了,从战争爆发以来,元帅表面上不管,暗地里做了些什么工作,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们自己还不知道么?”梅迪纳上将嘴角噙着一丝淡定的笑容,眉毛微微扬起,对洛克萨妮道:“现在斐扬的军力,比起开战之初如何?”

    洛克萨妮和一旁的米歇尔中将对视一眼,凝神皱眉想了想,回答道:“虽然我们在卡尔斯顿星河的损失不小,李佛又带走了四大星系,不过,我们现在能够动员的兵力,比起开战之初并不少多少。”

    “是啊,”梅迪纳上将笑着道:“别的不说,就说我们这些黑系的将领,这两年来,哪一天不是在元帅的命令下枕戈待旦,哪一天不是玩了命一样的准备物资,训练军队,演习,优选军官?”

    他说着,掏出雪茄来,丢了一支给旁边的米歇尔,自己点上一支,半眯着眼睛道:“虽然斐扬的兵力都分布在各大星系,都是共和国防御体系的组成部分,看似无法调动。可是,如果元帅阁下下决心的话,至少我们这些人有一大半能够领军南下吧?”

    洛克萨妮和米歇尔同时点了点头。梅迪纳的话,就像是一支手,一把从云山雾罩中抓出了他们心头那一点隐约的困惑。

    这一次从斐扬共和国抽调到盟军的,除了洛克萨妮,梅迪纳和米歇尔以外,还有当初跟胖子做推演对抗的十几名黑系将领。不过,这些人只占黑系将领的一小部分。而且,在四十支南下的斐扬舰队中,他们领导的舰队只占其中不到百分之三十。

    这也就是说,还有不少黑系的斐扬将领和他们的军队,被元帅留在了斐扬共和国。

    元帅为什么这样做?是因为南下仓促,没有足够准备时间,没有足够的补给物资?还是因为这些分属不同军区的斐扬军队,是共和国各大星系防御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抽调?

    在外人甚至在大多数斐扬将领看来或许是这样。可在这些跟随黑斯廷斯多年的将领们看来,事情却没这么简单!

    只有他们才知道——斐扬共和国的兵力,还没有匮乏到需要李佛那几十支舰队来充老大的时候!如果元帅阁下愿意,黑系将领掌控下的军队,可以在四十八小时内就完成**和作战准备,启程出发!

    因为,他们已经准备了整整两年了!

    共和国的防御体系,离开了他们也照常运转。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斐扬共和国各大军区总数超过四百支的a级舰队,上千个装甲师和全机械化步兵师,可不是在阳光下晒一晒就能见底的!

    这个时候,当梅迪纳提起这个问题,洛克萨妮和米歇尔立刻起了反应。当初在民主力量要塞进行的秘密演习,曾经一度被他们当做是自己这些人和这个团体未来领导人的第一次见面,更是战斗即将开始的号角。可没想到……

    虽然平时都没有交流过,可相同的问题已经在他们的心理盘桓很长时间不得其解了。

    “为什么元帅不……”洛克萨妮看着梅迪纳,问道。

    “元帅在战略方面的布置,一向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梅迪纳缓缓道:“无论是当初东南远征军舰队经由克纳威尔四国南下,还是道格拉斯的十九集团军奇袭长弓星系,都不过是元帅早早部下的两颗小棋子而已,以他的深谋远虑,又怎么可能没有更大的伏笔?”

    他咬着雪茄,一双眼睛在烟雾中闪闪发光:“看看我们四周,包括我们斐扬的舰队,有多少是倾向于李佛的,又有多少是出了名的墙头草?”他用嘴往藤井刚那边一努,不动声色地道:“别的不说,这一位,可是李佛的铁杆崇拜者……”

    “又一个军国主义者?”洛克萨妮厌恶地撇了撇嘴。

    “那倒不是,”梅迪纳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他和大多数的青年军官一样,太容易冲动,也太热切。”

    说着,梅迪纳转过头来:“元帅把这样一帮家伙带出来,把我们的人留给李佛…….你们明白了么?”

    洛克萨妮眨巴眨巴眼睛,米歇尔咽了口唾沫,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都是一亮。

    就在这时,自动门开启,消瘦的黑斯廷斯在麦金利的陪伴下出现在门口。而与此同时,舷窗外指挥中心巨大的天网主屏幕上,骤然亮起一朵白色的烟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