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神话版李白_ 第一百五十章 春色未曾看-

时间:2021-07-08 19: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李白你别浪小说神话版李白 第一百五十章 春色未曾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中华儒释道思想等传统文化影响下,从唐朝开始,华夏大地上的茶道文化开始初步形成。

    大唐政治、经济、文化的相对高度发展与社会安定,为唐代各种茶道类型以及喝茶习惯的形成奠定了丰厚的物质基础和文化底蕴,而当下基本完整沿袭了大唐的‘大周帝国’自然也是承袭了喝茶的这一风雅行为的。

    因为啊,喝茶能让人心平气和,还能进入一种宁静而又高雅的诗意般的境界里,一直为文人雅士以及富裕人家们所追捧。

    不过,当正在喝茶赏月的时候,突然碰到下属前来报告某些个十分糟糕的事情,那么,喝茶人的心情可就不太妙了。

    这不?

    神都洛阳城外的这座山顶别院里,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韬光养晦闭门不出,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不再去奉命出任务的林青梅这才刚刚刚想自己给自己泡上一壶她李白哥哥‘发明’的那种绿茶,就是那种泡出来以后,茶水碧绿如玉,闻之茶香四溢,品饮起来鲜醇浓郁,提神益思时的青茗并赏月时,一个神色匆匆赶来汇报的师门探子说出口的话,却让她瞬间就瞪圆了眼睛并慌了神。

    噼啪~!

    在慌乱的同时,随着一声刺耳的破碎声响起,那一套精美的,至少价值在一贯钱以上的邢窑白瓷茶具就那么颓然从她手中滑落,并直接摔到了地面上,连同那茶具里的茶叶和烧开的泉水一起,在那石板铺就的亭子台阶上瞬间就摔得粉碎飞溅了开来。

    “!!”

    “怎么可能?”

    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和激荡不已的心情之后,林青梅这才咬牙对着那个低着头,不敢跟她对视的劲装女刀手问道。

    那是她们师门里的‘影’部的刀手,而‘影’部数量约莫有一千余人,其中不乏高手,专司暗杀以及刺探情报等事宜。

    在年后,也就是那天晚上洛阳城外的那场大战之后不久,因为她的师姐被师尊另有派遣的缘故,所以,‘影’部的这些人便从她师姐那里直接划归到了她林青梅的手下,然后,她便假公济私,派遣了好些个人去了郭北县,专门负责盯着她的那个李白哥哥。

    可现在倒好,对方却突然跑来跟她汇报了那么一个惊天的大噩耗,让她怎么能不感到心惊肉跳且神魂震荡?!

    “你……”

    “你刚刚在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所以,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她,便那么一边急促地呼吸着,任由胸前的宫装纱衣也开始剧烈地起伏,一边恶狠狠地追问着。

    ‘……’

    ‘主上!’

    ‘郭北县县令李白在半个月之前进入阴曹地府,之后便再也没有看到出来过!’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说那种事情出来肯定会让师门的这个堂主林青梅不好过,但是,那名‘影’部的女刀手在迟疑了一下后,就还是坚定地说了出来。

    “!!”

    嘭!!

    那名一身劲装的女刀客才刚刚说完,一个看起来纤细柔弱的白嫩拳头却在此时狠狠地一拳砸到了亭子中的那张石桌上,并瞬间就石桌给砸得粉碎,让那个前来汇报情况的女人不由得吓了一跳,并赶忙把头颅给垂了下去。

    “说!”

    “进入阴曹地府又是何意?他再也没出来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

    “他好端端地,去阴曹地府做什么?!”

    “你快快给我详细地从实说来!!”

    只一拳就打碎了那张石桌后,林青梅就那么面不改色地上前两步,紧绷着那张杀气腾腾的脸对着她的那名部下继续逼问道。

    刚刚她差点以为,她的李白哥哥真个死了呢,可仔细一琢磨似乎却又并不是她想的那样,而仅仅就只是失踪而已?但哪怕仅仅只是失踪,就也已经足够她感到焦虑和揪心的了。

    ‘是!’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郭北县受到的那一场袭击说起……’

    看到自己的上官正处于暴怒的状态中,生怕自己受那池鱼之殃的女人便赶忙将自己所知道的都给一点点说了出来。

    比如:郭北县受到妖怪袭击,死伤惨重,然后郭北县县令李白心下不忿,自然是打算找那个做下大案的妖怪报复,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之前,那李县令却顽固地认为事情肯定就是某个名为‘黑山老妖’的万年鬼王做的,于是,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对方先是找到了某个名为法海且还略有法力的老和尚之后,便通过对方提供的帮助,一头扎入了地府里,然后……

    然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虽说,她们‘影’部的人已经从那些郭北县的衙役以及捕头夏侯剑客等人身上得知了全部的经过,且还知道那个李白似乎并没有出事,仅仅是因为某些道法或者佛法上的原因而导致没有原地退出来而已?

    但是,那却也并不绝对!

    因为,至今都没有对方的任何消息和踪影,那就说明,结果就并不能排除那种最糟糕的可能。

    所以,在调查和等待了足足半个月并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也没有发现那个李白的丝毫踪迹,甚至等到那伙子袭击了郭北县的妖怪都已经被那个老和尚成功讨伐并救回来了不少的孩童后仍旧等不到对方的踪影之后,她们便终于等不住了,直接用她们‘影’部自己的通讯渠道,日夜兼程地就将那则消息给送了回来,而在她收到那则消息后,就迫不及待地来这里汇报了。

    “失踪了?”

    “都半个月了,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听完,林青梅整个人都怔住了……

    而且,想着想着,她整个人都不由得微微有些微微颤栗了起来,显然是也想到了某些极其不好的事情。

    ‘……’

    此时,那个半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影部女刀客没有敢搭话,就那么低着头,等着对方慢慢地消化和发布命令。

    毕竟她们可是知道的,那个李白,不仅对眼前的这个堂主来说十分重要,就连师门的‘至尊’都十分看重,所以,对于这个堂主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去盯着那样的一个和师门无关的家伙,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哼!”

    “查!加派人手,在郭北县方圆千里内给狠狠地查!”

    “如果婺州、苏州的人手不够,就从京畿道内借调!我限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赤红着双眼,强忍着那种吃人冲动和别样情绪的林青梅就那样吼着,并恶狠狠地下令道。

    ‘!!’

    ‘是!!’

    那个影部女刀客没有敢拒绝,直接低头应了下来,并准备站起来告退,然后根据对方刚刚的吩咐,增派人手继续去找。

    虽然,她自己也并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找?毕竟,她们可没有本事上天入地,要是对方仍旧滞留在阴曹地府之内的话,那她们就没有法子了。

    “站住!”

    看到对方起身行礼后就转身准备退出去,林青梅便又一次咬牙切齿地喊住了对方。

    “这样罢!”

    “你先去抽调人手,我现在进宫去跟师尊禀报,等我回来再跟你们一同出发!!”

    “去吧!”

    ‘是!’

    ‘遵命!!’

    看到新的命令下达,那个影部女刀客也没有继续废话,就那么按着腰间的窄刃弯刀,直接快步往外走去。

    “!!”

    李白哥哥,你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千万不要……

    心下焦急且还有些六神无主的林青梅在心下喃喃自语般念叨了几句后,便再一次强行镇定住了心神。

    接着,勉强收拾好了心情后,她便也转身,走出了那个一片狼藉的亭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喝茶赏花赏月的心思,直接就大跨步朝着别苑大门的方向走去,准备即刻进宫去禀报,然后请假往郭北县走那一遭。

    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时候,如果不能亲自去找一找的话,她就总是不会放心的。

    ‘站住!’

    ‘小师妹……’

    当林青梅刚刚走到马厩出并牵出一匹快马正打算翻身上去的时候,一个宫装女子,也就是青梅的那个师姐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院门前,并悠悠地开口劝说道:

    ‘师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我已料定,师尊她定是不会让你轻易离开洛阳的。’

    ‘况且……’

    ‘连影部都找不到的人,你去了又有什么用?’

    那道消息,她早就知道了,但是她却并没有阻拦那个影部的人前来汇报,也没有丝毫试图让人隐瞒的意思,甚至都没有阻挠刚刚林青梅下的那个有些‘公器私用’的命令。

    但是……

    如果她的这个小师妹林青梅打算进宫或者是离开洛阳的话,她就肯定是要说上两句的。

    “哼!!”

    “我的事情要不着你管!”

    “驾!!”

    第一次地,林青梅难得地忤逆了她的那个师姐,并倔强地咬着下唇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不等对方再打算说点什么,她便一抖缰绳,一甩马鞭,便让快马从她的那个大晚上还穿着华丽宫装的师姐的身旁嘶鸣着挂起一阵气流呼啸而过。

    ‘你!!’

    看到对方竟然不听自己的话,宫装女子气得就想上去阻拦。

    ‘师妹!你好自为之罢!!’

    ‘哼!’

    不过……

    知道对方应该是想先连夜进宫禀报的她,迟疑了一会后,便还是忍住了那种动手的冲动,转而冷哼一声,一挥衣袖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对她师妹家的那个异姓兄长,对那个李白的感官并不是太好,甚至,还隐隐有些厌恶?以至于,她此时心下甚至还在想着,如果那个李白再也找不到,如果那个李白干脆已经死在了地府里的话,那只怕就再好不过了!

    那样的话,也好让她的那个小师妹从此彻底死心,然后斩断所有的情丝,并从今往后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为师门,为她们师尊效力?那样的话,那她就高枕无忧了。

    自然,那种事情并不是以她的意志为转移,那个李白死不死也不是她能左右的,她最多就不过是在心底下想想并幸灾乐祸一番而已。

    ‘驾!’

    ‘驾!!’

    别苑外的山涧土路里,传来了一声声清脆的娇叱声以及奔马加速时的剧烈马蹄声撞击地面的声音。

    ‘驾!’

    踢哒~踢哒……

    那声音虽然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但是却一直在这幽静的山涧里传播激荡着,就那么缭绕在山林之中,且还久久不绝。

    然则……

    林青梅可能不知道的是,她的那个李白哥哥现在却还好得很的!而某一封寄给她的信,才刚刚发出去没两天,凭着这个时代的物流速度,估计至少还有在路上辗转个半年左右才能到她的手中?

    反正啊,那种事情,她是不知道的,而李白也并不知道!

    总之,在碎叶城外大败了那伙子突厥人的骑兵之后,这些天来,他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畅了。基本上是顿顿牛肉羊肉地敞开了吃,吃得他身上都跟那些本地的牧民们一个样,全都是那种重重的羊膻味了。

    而现在,趁着夜色,他当然是正在碎叶城外的一处地方,跟着某个跟他关系渐渐熟络的大唐老军汉在这处草场这里,烤着全羊,喝着马奶酒,看着远处的天山而感慨着,别提有多诗情画意了。

    “……”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有酒有肉有月色有塞外的天山美景,李白自然是忍不住在那些个跟他一起打着出来巡边的名头,实则是出来野餐烧烤的军汉们的面前炫耀和作诗一番的。

    当然了,他们听不听得懂,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

    “好诗!李兄弟不仅有一身好本事,竟还有一副好文采,果然愧是考上了进士的人!!”

    不管好不好,听着不错的那个老军汉在李白停下后,便一边递上一碗的马奶酒,一边大声地叫好着。

    “呵!”

    “张老哥说笑了,如果说,我压根就没有参加春闱考试,那进士榜上的第七名还是那个女皇帝硬塞给我的,不要还不行,你信或不信?”

    李白打趣着笑问道。

    “我不信!”

    “你们呢?”

    “某也不信!”

    “不信……”

    众人纷纷起哄着。

    “好吧!”

    “就知道你们不信!”

    耷了耷肩,没奈何,看到对方一脸不信的样子,李白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接过了那碗还有着微微的膻味,但是却散发着纯正的奶香味,且酸甜适中,醇和爽净的液体一饮而尽。

    虽然吧,他说的就确实是实情?

    但是,那个实情也确实是太离谱了一点,毕竟,任谁也想不到,他李白的功名竟会是女皇帝武则天帮他作弊得来的不是?

    “!!”

    “好酒!!”

    然后,当那种醇香的液体慢慢划过唇齿之时,奶香在喉间流连,让人回味无穷的酒入肚之后,他便不由得重重地呵了一口气。

    “再来一碗!!”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