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五仙门_ 第四十章 追寻-

时间:2021-07-09 11: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看得两叁言小说五仙门 第四十章 追寻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季军师从大帅府回来后,就一直在屋内静坐,只是今天他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仿佛会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样。

    修仙者往往总会有一些奇妙的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若是高深修仙者甚至能感应到未来些许事情。

    但他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李言和陈安他们去了城里,这也是最近常有的事,所以他并未向这上面考虑,只是觉得心绪波动。正当他心绪不宁时,突有所感,神识便向外探去,发觉是陈安、李引二人急奔而入,他也只是扫了一个,并未放在心上。

    以前虽不曾有过这样情况,但李言最近常常自外回来时,也常喝令陈安、李引拿东拿西的入谷,他以为陈安、李引这是被李言迫的急急入谷做什么事情罢了。但稍后,便站了起来,那二人去了屋内一会又走了出来,也不言语,神情焦急万分,而直到此时,也未见身后有李言跟进来,这种现象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

    季军师心头一沉,起身后一晃就来到了谷口,举目四顾却不见李言身影,不确定的又用神识扫了一遍,仍是未见,当下那种不安的感觉更是强烈起来,身形一晃中悄无声息就来到了李言屋前。

    陈安、李引忽闻有人发问,且声音熟悉之极,顿时身子一颤,脸色难看的转过身来,看见季军师正一脸阴霾的望着他二人,二人赶紧跪下叩首。

    “我问你们话呢,李言呢?”季军师声音冰冷的传来,不带来一丝感情,在这初夏的傍晚却让人浑身发凉。

    “大......大...人,公子他...他...他走丢了。”李引只是趴在地上,紧咬嘴唇,陈安只得结结巴巴说道。

    “走,丢,了?”季军师听闻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是...的,我们在军营里时,公子就出来了。”陈安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哦,军营里?你们去哪里做什?找刘成勇喝酒吗?把今天的事详细的说来。”季军师声音更加寒冷了,陈安、李引如感天寒极冻在身。

    半晌之后,季军师一身黑袍的站在即将夜色沉下的石屋之外,陈安此时已详细说完,二人还是趴在地上,不敢再说话。

    又站了一小会,二人突觉压力一减,抬头再次望去时,眼前已失去了季军师的身影。

    季军师正飞速的穿行在林间,脑中飞速的思索着,他不知道李言发现了什么疑点?这才最终决定要逃离这里,他把李言入谷到现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梳理了个遍,并未发觉自己哪里有了疏漏,想了一会仍无头绪,但可以肯定的是今日这事必和洪林英有关,不然李言不会这么巧会选择在军营这个地方甩开陈、李二人的。并且他今日又恰巧被洪林英叫去有事,诸般事情,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有计谋行事的。

    而这些说明李言发现了不对劲有一段时间了,不然仓促之间何来这些计划,当真是好算计啊,连带自己都是一无所查。

    至于洪林英如何愿意帮李言,他想都不用想,那个武痴必定是想从李言身上得到所谓的“武功秘籍”了,他边急速飞奔边想,一会功夫便已把事情来由大概想了个七七八八了。

    一会功夫后便遥遥的看见北城门,他并没有选择从城门而入,而是在快接近北城门处时向西侧的山林之中没入,入得山林后柔身窜向了城墙西边连接的山脊,这是打算从山脊上越城墙而入了,这在当今俗世武林中可是办不到,不是说这山上去不得,而是在下山过程种,如此陡峭的山壁如何能不发丁点声响,那时便会有一排排强弩迎面而来了。

    可是季军师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山间飘忽不定,只是十几个呼吸就已到升到了山脊之上,也不见停顿,瞬间又顺着另一侧山脊轻盈而下,只见在山壁上一个几乎看不清的黑色弹丸在树稍和岩壁间弹跳着,并不带动丝毫石子落土滚动而下,似乎一点重量也无的感觉。

    数个呼吸后他已来到了几十丈高的城墙之上,只是一闪便已消失在城墙之上,而城上的巡逻军卒却私毫不知。

    季军师在城内房舍间急驰着,他的目标就是元帅府,他认为洪林英既然做了此事,那么李言必定在他掌握之中,所以陈安在北城门处打听到李言出城之言未必可信,以洪林英的手段和权力,让守门军卒说个谎能算什么,如此一来,洪林英必把李言藏在安全之处,而这安全地方应该只有二个,一是青山隘城内元帅府人,二是几十里外的驻军大营中。

    洪林英应该还是会把李言掌握在自己手中,放在眼皮子底下的,所以在藏城内元帅府内机率又是大于驻军大营的,因此,他首要目标就是元帅府。

    这些思绪只是在他听完陈安话后,到出山谷之时就已考虑完成了,可以说这季军师是思维相当缜密,可怕之极,事情前因后果,他在这短短时间之内,可以说考虑的基本与事实真相不远了,只是他的重点还是放错了对象,他忽略了李言在这其中的主导权。在他的想法中,肯定是李言发现了一些不对,但以他的本事是无法逃离的,然而洪林英又在一直在寻觅机会想得到“武功秘籍”,不知何种情况下造成了二人谈妥某些计划,而洪林英借机就会把李言控制在手中。

    他这想法也不可说不对,任谁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在无权无势无力的情况下,都会忽略他能占居主动的可能性。

    很快,季军师便来到了元帅府后门之处,此时已是天色入黑,他没有停歇之样,只是身影一晃便没入了其中,仿佛回到了自己家一般。

    很快他便在元帅府内悄无声息的游走了一圈,所有的房屋他已探测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如果能如此轻松找到人,那洪林英也是太蠢了。

    只不过他是不想因自己粗心大意,犯了不应该犯的错误罢了,并且这一圈走下来,他也同时确定了几处可疑的地方,剩下的就是仔细探查这几处地方了,毕竟他只是凝气期三层修为,神识探测不到十丈,无法大面积扫描的。

    可疑的地方有三处,一是大堂后面一间暗室;二是后门花园内有一秘道通向后门;三是后院东侧厢房下面也有一密室。有了确定范围,他便一处一处找去。

    很快他就从大堂处闪了出来,大堂后面那间暗室里并无任何人,在神识探测无人后,甚至进入找了一圈,也无任何线索发现。

    几息后,他已来到了后院东侧厢房之外,隐身于走廊阴影中,凝神摒息后放出神识向屋内扫去,在这青山隘他可是无所顾忌的,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未发现过一名修仙者,所以无人能识得他的神识。探了一圈后,屋内也无任何人,他从阴影出走了出来,慢慢推门而入。

    进入屋后,很快找到了那处密室的入口,就地盘膝而坐,再次放出神识向入口探去。

    他的神识范围太小,在屋外时,只能探得此屋内地下有密室,却无法一窥全貌,所以必须确定屋内无人后,接近再次探查。

    很快,他便脸色一动,眉毛跳了一跳,带了些笑意,密室并不大,他探到了密室中果然有二个人,不过,很快他脸色阴沉下来,竟然没有李言的存在,那是洪林英与另外一人,不过那人他是知道的,经常故做神秘的隐身于后府大堂内的暗室之中,身上气息并不弱于洪林英,也是一江湖顶尖高手,他只是故作不知罢了,这种人再来几个他也是不放在心上的。

    不过此时这二人在这密室中只是各自坐在一个蒲团之上,应该是在运功修炼的样子。

    这样一来,他不免心中有些疑惑了,洪林英竟然没有把李言带在身边,还是说把李言放在别处有人看管,当下也不耽误,收起神识,起身便向后花园而去。

    待他走后,过了好大一会,密室中蒲团上的洪林英忽的睁开眼来,放在膝上半握成拳的手缓缓松开,赫然竟是那个小瓷瓶,此时从瓶中隐隐传来撞击之声,看了一眼小瓶后说道“他走远了。”

    那大汉此时也眼开了双目,同时也看了那瓷瓶一眼“师兄,季文禾此时而来,莫非是为了那小子而来?”

    洪林英沉思了下,说道“这个时候了,应该是了”,

    随后大汉开口“幸亏有这东西,否则季文禾这身轻功太过厉害,你我二人皆无任何察觉,这东西也真不知那小子是如何放到季文禾身上的,而却不被他发觉。”

    洪林英也是神情凝重,听了此话并不回答,过了好一会才说“季文禾的武功已至化境,他竟然能在偌大的元帅府内最后查到这个地方,当真是了的。我们却只能从这东西反应强烈程度来判断他的到来和远近。开始波动很小,到最后的波动越来越大,说明季文禾是通过使用内力探查,一丝一丝推进的,最后探查至此,这身功夫真让人佩服。而后来他之所以没有下来,可能也是没有探查到李言在此;同时以为我们尚不知道,正好悄声做事。”

    大汉听了这番话,有些半信半疑道“师兄,你若说他内力已能隔物探查个大概情形还是有可能的,但若说还能探查出这密室里是那个人,这倒是不可能的了。”

    洪林英一脸沉思之色,又过了一会说道“还是有可能的,内力到达一定程度,虽然隔物探查无法探查对方具体是谁,但还是能通过探查对方的呼吸、气息等,然后来推断对方情况的。”

    大汉听了后也是默默点头“如此一说,幸亏师兄见机得早,将此瓶拿在手中,运功隔了声息,不然他当也是听出这东西撞击之声的,那么极有可能就会发觉自身的不妥了,不过,今日之事,就单单他这追踪之能力,这门功法运用真是妙不可言了。”

    洪林英听后也是一点头“刚才我们也尝试运行了此功法,虽未有任何反应,但已能确定它是感应天地间元气的心法,这里的法门倒是极其巧妙的,非我见过的任何心法可比,想来应当是真的心法了,不过最好能拿到全本,那样才能真正有所对比。”

    “既然这样,那我们是否就接约定的时间去那里了。”大汉也是一脸期盼的说道,他今晚又见识了季军师的功法之妙,已是按奈不住蠢蠢欲动之心了。

    洪林英还是有些犹豫,把怀中的一张纸拿了出来,正是李言给他的信笺中的一张,又反反复复的看了一会,最后缓缓的折好,珍而重之的揣入怀中,抬头看着大汉,慢慢说道“那就按约定去吧,这毕竟是个好机会,至于那小子,等这事后,我再慢慢炮制他。”

    大汉听后,脸色肃穆的说道“师兄,那以我们现在的武功,对付季文禾把握还是不大的。”

    他一扫以前对季文禾的看法,他也是前几年才来到这里的,所以未曾见过季文禾展示武功的样子,只是听说罢了,以前他还觉得师兄和军中诸多儿郎对季文禾的武功夸大其词了,心中还是不服的,可今日却让人家欺身到了近前也还是不知,若不是碰巧在对方身上做了手脚,那他怎么死都都不知了。

    洪林英听了后,嘿嘿一笑,只见嘴唇微动,却没有声音发出,就以“传音入秘”之法向他说了一番。

    数十息过后,大汉也是脸有喜色“师兄,你这法还真是可行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